版权信息
省级大型综合性科技类期刊
主管部门:自治区科技厅
主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信息研究院 
协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情报学会
编辑出版:科技期刊编译室
刊社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新城西街149号本刊杂志社
邮政编码:100010
电      话:0471-2536371

E-mail  :

nmgkjzz@vip.163.com 

网站地址:www.nmgkjzz.com


往期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往期杂志>详细介绍

“小升初”择校热问题的对策思考

时间:2016-05-03来源: 作者: 点击: 242次

赵亚文

(延安大学,陕西 延安 716000

摘要:我国推行的九年义务教育已全面普及,现已进入巩固普及成果、着力提高教育质量的新阶段,而“小升初”择校热造成的教育资源浪费、阻碍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等问题和弊端不容忽视。择校热问题产生的原因包括:义务教育资金短缺、变相的重点学校制度、政府缺位、择校收费制度以及家长的高期望等方面。为此,“小升初”择校热问题需要政府、教育决策者、学校、家长之间加强有机联系,构建多元主体间互动的长效治理机制,健全科学、明晰、便利的小升初制度,从而从根本上解决“小升初”择校热问题。

关键词:小升初;义务教育;均等化

 

 

 

 

 

 

 

 

 

 

 

 

 

Abstract: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ine-year compulsory education has been fully universal, has now entered a consolidation of universal results, and strive to improve the education quality, but the beginning of a small rise in the choice of heat caused waste of educational resources, hinder the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basic education, and other problems and shortcomings can not be ignored. The reasons for the school choice heat problem include: the shortage of compulsory education, the key school system, the absence of government, the high expectation of the school choice and the high expectation of parents. Therefore, the beginning of a small rise in hot choice issues need between government, education policymakers, schools and parents to strengthen organic links, build long-term interaction between multiple subjects governance mechanism, Sound scientific, clear and convenient the beginning of a small rise system, so as to solve the school choice hot problem fundamentally.

Keywords: From The Primary School To Secondary School; Compulsory Education; Equalization

 

 

 

 

 

 

 

 

 

 

 

 

 

 

 

 


随着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就业压力也越来越大,又由于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及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等其他种种主客观因素的制约,最终导致了“小升初”择校热这一现象。“小升初”择校热问题是近年来教育领域讨论的一个焦点问题和热门话题。本文以“小升初”择校热为研究对象,通过对当前社会、学校、家长等角度进行分析,从而得出“小升初”择校热存在的主要问题,并且针对存在的问题,提出一定的对策建议,切实贯彻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要求,健全科学、明晰、便利的小学升入初中的制度,规范招生入学行为,促进教育公平。

义务教育是国民教育的起点,只有保证义务教育机会的均等、过程的公平、资源的共享,才能保障每个学生享有相对公平、优质的义务教育。正如美国著名教育家贺拉斯·曼所言:“教育是实现人类平等的伟大工具,公平的教育能够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公平”[1]

一 “小升初”择校热现象的负面影响

“小升初”择校热带来的问题和弊端是不容忽视的,其主要表现在:

1 教育资源浪费,阻碍基础教育均衡发展

21世纪以来,我国一直寻求义务教育的均等化发展。而义务教育择校现象的出现,一方面,使优质学校由于国家财力的倾斜而更有吸引力,招生规模在不断扩大,甚至超出了学校资源能够承受的范围;另一方面,使一些普通学校陷入更加薄弱的恶性循环,这些学校生源不足,门庭冷落。[2]特别是在广大农村地区,普遍存在着学生数量逐渐减少,甚至出现教师数量多于学生数量的怪异现象,致使许多中学的教育资源被闲置或被低效利用,造成了教育资源的严重浪费。这样,重点中学和非重点中学的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了义务教育的非等化发展。“小升初”择校使优质中学班额过大或扩班,造成教育资源紧张,而且也加大了学生的学业负担,不利于学生的全面发展。

2 违背义务教育公平原则

人们很容易将择校同“乱收费、高收费”以及“以钱择校”、“以权择校”、“以情择校”产生所谓的“条子生”、“关系户”等教育腐败现象联系在一起,认为择校加剧了教育的不公平。有人认为,义务教育属于公共产品的范畴,全体社会成员可以自由、平等地选择和享有公共教育资源,若通过择校收费制度或其他手段来决定谁能享有优质教育资源,则违反了义务教育公平原则,而教育起点上的不公平终究也将导致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的不公平。还有人认为社会强势群体仅需付出一点经济上的代价就可以让孩子轻轻松松进入重点中学,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这是对社会强势群体的维护,然而也是对弱势群体利益的漠视。这样就进一步拉大了社会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之间的差距,加剧了社会的两极分化,从而损害整个社会的不公平。“小升初”择校费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某些贫困家庭子女接受教育的权利和机会,使得高收入家庭的子女比普通家庭的子女更有机会接受优质教育,严重影响社会公平[3]

3 背离义务教育改革精神,不利于素质教育

很多专家学者认为,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出现的“小升初”择校热客观上造成了重点校与成绩较好学生、薄弱校与成绩较差学生的结合,进一步拉大了中学之间的办学差距,从而刺激了学生和家长择校欲望的急剧膨胀,损害了大部分学生的根本利益,这是与义务教育改革精神相背离的。此外,“小升初”择校现象是对传统精英教育的一种折射,更是对“应试教育”的变相支持,它加剧了学生的学习负担,致使他们失去学习的兴趣,不利于素质教育的实施。

4 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加重家长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

老师和同学往往把以择校生身份进入重点中学的学生视为“钱学生”、“关系户”,对他们产生偏见,使他们受到外界的指责。与此同时,高额的择校费在学生的心里埋下有关金钱交易、权益交易的种子,易产生“反教育”现象,不利于学生的成长[4]。目前仍有一些学校暗箱操作,它们以“赞助费”、“建校费”等名义收取高额的择校费来弥补教育经费的不足,而“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不惜支付高昂的择校费让孩子进入重点中学,这给工薪阶层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

总之,“小升初”择校出现的各种问题,一方面反映了教育供求严重不平衡,公民权利意识的提高;另一方面也折射出我国宪法规定的包括受教育在内的诸项权利正待走出徘徊于文本上的静默与纯形式意义上宣示的现状。[5]

二 “小升初”择校热现象产生的原因分析

造成“小升初”择校热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义务教育发展非均衡导致的教育资源配置不合理是择校现象产生的最根本原因。具体可以从如下几方面分析:

1 义务教育资金短缺

现阶段我国义务教育经费的财政预算支出在教育三级结构中所占的比例明显低于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用于发展初等教育的资金相当有限。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较,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所占国民收入的比例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甚至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6]受义务教育资金短缺的限制,目前还无法从整体上提高教育资源,因此就无法满足“人人都渴望享受高质量的教育”这一更高层面的教育公平要求。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就必然会有竞争。所以,择校问题的出现是必然的。

2 变相的重点学校制度

为了跟上国际发展潮流,弥补文化大革命中人才的损失,为振兴中华培养大批的后备军,我国于19781月,教育部颁发《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的试行方案》,198010月颁布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7]。于是一批重点学校在全国各地创办起来。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重点学校制度的弊端日益暴露,反对的呼声也日渐高涨。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在义务教育阶段不能将学校分为重点校与非重点校,但是由于义务教育经费严重不足,各级政府出于快出人才的特殊需要,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发展义务教育的过程中依然实行重点学校制度。至今这种现象并未得到妥善的解决,如以改制学校、名牌学校、示范学校、星级学校等名义,变相的重点学校依旧大行其道。在义务教育迅速发展的进程中,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学校之间的差距有进一步拉大的趋势。由于重点中学在教育设施和教学质量上明显优于普通中学,因此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家庭就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孩子进入重点学校。这是“小升初”择校热产生的原因之一。

3 “政府缺位”、“政府失灵”,使择校现象日益普遍化

从公共管理领域的角度分析,在“小升初”择校竞争中普遍出现了“政府缺位”、“政府失灵”等现象。政府的公共政策和价值观游移在这样两端:一端是执行国家意志,保障教育公平,维护公众利益;另一端是维护重点学校制度、对升学率的政绩追求、培养拔尖人才的精英主义的价值观等。[8]所以出现了政策之间的前后矛盾与冲突,如取消保送生制度和实行推优政策。政府不是站在国家整体利益的立场上保障教育公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维护优质学校和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形成了明确的利益交换格局,表明了政府寻租是社会转型过程中“政府失灵”最基本的原因。

由于义务教育在整个教育中处于基础性地位,所以有关“小升初”择校现象,社会反响最为强烈。但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成文的政策或法律、法规,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公办中学招收“择校生”。无论是从政策层面还从具体操作层面,“小升初”择校都没有被完全禁止。因此,“政府缺位”和“政府失灵”导致择校现象日益普遍化。

4 “小升初”择校制度存在弊端

“以分择校”相对于“以钱择校”、“以权择校”、“以情择校”来说是比较公平的。但为了能进入重点学校就读,很多家长为其子女报各种兴趣班、补习班,占据孩子大量的课余时间,导致孩子睡眠不足,这样不仅会“摧残”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严重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使得孩子难以形成健全的人格。新的时代背景对人才提出新的要求,而应试教育模式下成长起来的人才却无法满足现代社会发展的需求,这种局面急需扭转。

5 择校收费制度

在办学机制上,由于大量的优质资源向少数重点中学倾斜,致使重点学校不仅享有能在大范围内优先录取高分学生的特殊政策,而且可以“合法”地招收择校生,收取择校费。择校收费制度将“以钱择校”、“以权择校”、“以情择校”合法化和制度化,但由于在义务教育阶段收取择校费是违法的,政府和学校均否认有此项收费;所以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收费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为规避风险,国家三令五申禁止的“择校费”摇身一变以“赞助费”、“捐资助学费”等新的面貌出现[9]

重点中学与权势部门以“共建”名义招收的“共建生”,是择校收费出现的新形式,也是权势部门典型的以权谋私的行为,及“小升初”择校难以根除的重要原因。

6 家长的高期望

随着时代的进步,我国经济得到了迅猛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也有了大大的提高,如今的人们不只是追求温饱了,都盼望过上高质量的生活,而且随着独生子女的日渐增多,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值也越来越高,这也就从一定意义上加重了“小升初”择校热。“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认为孩子只有进入好的学校将来才有好的未来,所以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为孩子的发展努力创造更好的条件,以免自己的孩子输在了起跑线上。优质学校的生源、师资和硬件都要好于薄弱学校,为了让孩子能够上重点中学,大多数家长不顾孩子的意愿,甚至花费巨额的择校费或者不惜通过高价购买学区房调户口等非常规手段让孩子上到优质的学校。如此一来,择校之风就愈演愈烈。

三 “小升初”择校热问题的对策与建议

治理“小升初”择校热的重中之重,是缩小中学之间的差距,实现学区内、城区内公办学校的相对均衡。具体来说,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着手治理“小升初”择校热问题:

(一)政府要加大对义务教育的投入力度

义务教育主要是政府行为,政府投入是义务教育经费来源的首要途径。各地政府要加大对当地教育的投入力度,切实承担起义务教育均等化发展的责任。然而,当前义务教育经费的投入远远达不到规定的标准,因此,政府若要确保教育经费的稳定程度,就不应该对学校的发展有偏向,尤其对那些薄弱学校,更应该加大义务教育资金的投入力度,有力地带动薄弱学校的发展,促进地方的各个学校均衡地发展。

此外,学校教育经费的短缺是目前整个国家发展的现状,所以政府要多渠道地筹集教育经费用于学校的发展,例如政府可以鼓动企业投入教育,教育捐款等;而学校在自己能力的允许的范围内,也能够自行进行产业化管理以增加学校的经费来源。

(二)坚决取消变相的重点学校制度

严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和精神,坚决取消变相的重点中学制度,其具体做法主要是:

1 重点初中与小学彻底脱钩

撤消对重点初中在招生、教师编制、评估及奖励等各方面的特殊政策,同其他学校一样,实行免费、免试就近入学。例如,为了配合招生制度的改革,上海对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布局做出重大调整:全市80所市、区重点中学的初中同时脱钩,重点中学的初中部或分离办学,或不再招生;对部分学校进行转制试验,实行公办民助、民办公助,或进行全面改造。为了进一步落实该政策,上海近年来一直在尝试通过政府委托管理、集团化办学、区域协作、优质学校办分校等多种手段,提高郊区新建学校和薄弱学校的办学质量。同时,也逐渐建立了一套运行良好的绿色教育评价指标体系。[10]

2 实行校长流动机制

校长是一所学校的魂魄,校长的行为作风和远见卓识会影响到学校的行政建设,变成学校的风格特色,而校长的办学理念、专业水平、科学管理以及课堂教学质量的提升也关系到一所学校未来的发展,所以一位优秀的校长是成就一所好学校的先决条件。也就是说,一所好的学校必有一位好的校长。为了进一步缩小学校之间的差距,就要实施校长流动机制,以此缩小领导水平之间的差距。由此可见,只有提升校长的思想觉悟,才能提高学校的管理水平,才能推进优质学校的发展,才能引领学校在教育改革的大潮中从成功走向辉煌。

3 建立教师流动机制

师资是学校最主要的教学资源,良好的教师队伍是建设优秀学校的保障,加强教师队伍建设也是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关键环节。实行学区内、城区内的教师流动,让优秀的教师到一些薄弱学校授课,给那些薄弱学校的教师传授优良的教学经验,从整体上提高学校的师资水平。

4 加强薄弱学校建设

《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二条明确指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促进学校均衡发展,缩小学校之间办学条件的差距,不得将学校分为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学校不得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11]。家长和学生之所以择校,是因为学校之间发展不均衡,所以,政府及主管部门应加强薄弱学校建设,通过对弱势学校实现政策倾斜,在大力发展硬件建设的同时,还必须高度重视提高教育管理水平,提高教师基本素质等软件建设工作,以促进学校均衡发展,缩短学校之间办学水平上的差异。还可以通过鼓励少部分供需矛盾尖锐、生均办学成本高的重点校、名校兼并薄弱学校,使薄弱学校转制为准自收自支的全民事业单位,做到不吃皇粮、少吃皇粮,将政府节省下来的财政拨款用于困难学校[12]

5 实现名校带弱校的捆绑式发展策略

政府或教育部门应该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放宽政策,鼓励或指定特定区域内的一些优质学校与薄弱学校优势共享,资源共享,实现名校带弱校的捆绑式发展。通过这种帮扶形式,缩小中学之间的差距,逐渐给“小升初”择校热“降温”。如河北省在城区推行“联合校”的模式,即一所优质学校带动两所薄弱学校,三个学校为一组,联合发展,联合校内部独立法人,统一管理,统一考核[13]。目前,安徽省淮北市18所农村薄弱学校也与市教育局直属18所学校“一对一”结对,经常组织学校领导、教师到结对学校探亲,学习市直属学校的经验,提高薄弱学校竞争力,实现跨越式发展[14]

(三)强化政府责任,建立问责机制

各级政府依法治教是治理义务教育阶段“小升初”择校热的重要环节。地方政府必须强化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保障教育公平,恢复义务教育的公益性、公共性,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保障青少年的健康成长[15]。能否限期治理“小升初”择校热问题,是对各级地方政府依法治教能力的考验。

由于在小升初工作中存在“政府失灵”和“政府缺位”的现象,因此建立政府依法治教的问责制是很有必要的。根据政府制定的管理目标,考查地方政府依法治教、依法行政的能力和实效,作为考核地方政府教育政绩的重要指标。如果逾期未能治理的,应依法追究政府责任。

(四)取消择校收费制度,实行阳光招生,逐步减少特长招生

各地方教育部门必须要依法治教,严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规定限期整改,直到撤底取消义务教育阶段“以权择校”、“以钱择校”的择校收费制度,建立健全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的制度。

小升初工作要全面接受社会监督,实行阳光招生,逐步减少特长生招生,试行学区化办学。实行小升初免费就近入学政策,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开展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化建设,办好每一所初中。同时,在整个小升初工作中,还要注意发挥全国中小学生电子学籍信息管理系统作用,严格实行“一人一籍、籍随人走”,为小升初学生登记、随机派位及遏制学生无序流动等提供基础性保障[16]

(五)改革“小升初”制度,试行学区化办学

政府要坚决遏制一些重点中学与培训市场里应外合,从中获取暴利的行径;禁止初中用“考证”的方法招生。大力推进学校联盟或集团化办学模式,将不低于50%的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合理分配到区域内初中并完善操作办法[17]。试行学区化办学,将小学和中学联系起来进行综合治理,提倡多校协同、资源整合,有条件的地区实行九年一贯制办学,综合有效治理择校热问题。

(六)教育家长树立正确的择校观

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值过高,是致使“小升初”择校热现象的另一缘由。作为家长,为孩子挑选什么样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场所更有利于孩子接受优质的教育,是他们所关心的教育大事。尤其是面对当今社会竞争激烈和就业压力巨大的状况,“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更是要被动为主动,成为孩子择校的主要策划者和行动者。因此,政府应针对这种现象对家长进行思想教育,使其明白,择校应建立在对孩子、学校了解的基础上量力而行,使孩子轻松学习。同时还要让家长知道,并非孩子进入好的中学将来就能考上好的大学,找到好的工作,孩子学习的水平取决于孩子自身。这样从家长入手,让家长端正态度,进而减轻“小升初”择校热问题。

四 结论

当前,各地区也纷纷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实行“先小学再户籍”、小升初免就近试入学、取消“推荐生”等政策,较好地促进了义务教育均等化的发展,是值得在全国推广的有益经验。但是,根治“小升初”择校热的关键问题仍然是缩小中学之间的差距,实现学区内、城区内公办学校的相对均衡。

 

 

参考文献

[1]胡崴.云南省区域间义务教育均等化研究[D].硕士论文.云南:云南财经大学,2013:1.

[2]李换.义务教育择校现状及合理性探究——基于教育公平视角[D].硕士论文.河南:河南师范大学,2011:30.

[3]王谷青.教育公平与高中择校费问题浅析[J].企业技术开发(下半月).2011(5):61-62.

[4]郑春生.“择校就学”在教育公平问题上的理想与现实[J].社会科学家.2011(5):118-121.

[5]彭虹斌.就近入学与择校:两难问题何去何从[J].宁波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0(1):1-5.

[6]邓丽雯.关于国家财政性教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的研究[J].劳动保障世界(理论版) .2013(1):114-117.

[7]杨志成.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阶段性的价值归因及实施策略[J].中国教育学刊.2013(11):6-10.

[8]杨东平.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热的政府责任[J].基础教育论坛.2012(12):23-24.

[9]单萌萌.义务教育均衡推进中的财政保障研究[D].硕士论文.江苏:南京师范大学,2013:39.

[10]线联平等.19个重点大城市齐行动小升初免试就近入学遏制“择校热”[J].平安校园.2015(2):8-9.

[11]建晖.我国义务教育阶段择校问题研究[D].硕士论文.河南:河南师范大学,2012:104.

[12]胡瑞文.依靠政府能解决择校问题吗

[EB/OL].http://edu.ifeng.com/a/20150116/40946769_0.shtml.2015-01-16.

[13]于丹.河北省教育厅:以强校带弱校,树典型谋发展[J].华夏教师.2013(7):4-5.

[14]于金龙.名校弱校联姻,集团化办学结亲——淮北市基础教育学校抱团发展[J].安徽教育.2014(2):27.

[15]袁园.小议教育改革中的利益冲突[J].教育界.2012(31):9-10.

[16]赵婀娜.“小升初”如何破解择校难[EB/OL].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14-02/27/c_126196277.htm.2014-02-27.

[17]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小学升入初中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EB/OL].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3321/201401/163246.html.2014-01-14.

 

 

 

 

 

 

 

 

 

 

 

 

 

 

 

 

 

 

 

 

 

 

 

 

 

作者简介:赵亚文(1990—),女,汉,河南开封,延安大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行政管理。

本刊创刊于1982年,是由自治区科技厅主管、自治区科技信息研究院主办,由自治区科技情报学会协办、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省级综合性科技刊物,是反映内蒙古自治区科技与经济发展的窗口。杂志入选《中国期刊全文数据(CJFD)》全文收录期刊和《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CAJCED)统计刊源期刊,《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本刊是公开发行的综合性科技期刊,为月刊,大16开本。本刊坚持以科技创新为目标,融科技、经济、信息、产业、市场为一体,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推动科技进步、加强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发展的专业性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