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信息
省级大型综合性科技类期刊
主管部门:自治区科技厅
主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信息研究院 
协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情报学会
编辑出版:科技期刊编译室
刊社地址:呼和浩特新城西街149号本刊杂志社
邮政编码:010000
电      话:0471-2536371

E-mail  :

nmgkjzz@vip.163.com 

网站地址:www.nmgkjzz.com


往期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往期杂志>详细介绍

基于网络视角的集群升级研究综述

时间:2016-07-28来源: 作者: 点击: 261次




摘要:本文主要从多维度网络与集群升级、网络结构特征指标和集群升级、网络演化与集群升级、网络优化与集群升级等几方面对集群升级的文献进行了梳理和评述,指出了知识网络是现代产业集群的主要网络组织形态,在推动集群升级过程中具有关键作用,而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的嵌入对集群网络优化起到显著的作用。

关键词:集群网络;集群升级;知识网络

 

集群升级是在全球化背景下,处于特定演化阶段的产业集群通过完善企业间网络关系(网络结构),促进群内知识活动(知识行为),实现知识结构的强化、更新和跃迁,以维持和获取持续竞争优势的行为。由此可见,产业集群升级的根本动力在于网络结构的变化(朱海燕,2009)。王晓霞、张轶慧(2010)也认为产业集群网络组织形式及其产生的组织关联将超越集聚经济效应而获得网络经济效应,这正成为产业集群发展的动力及竞争优势源泉。在集群升级的外部研究至今仍滞留在全球价值链攀升的重复案例分析与实证上,没有取得较好的进展的情况下,升级研究学者们逐渐认识到从集群内部挖掘升级潜力的重要性(Schmitz.H2004)。把网络作为一种分析范式来探索集群的升级之路,从集群内部挖掘升级潜力,不啻是一种新的探索(徐元国,2010)。之后,国内外学者对集群网络与集群升级之间的相互关系有了较为广泛的研究。本文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发现国内外学者主要从多维度网络与集群升级、网络结构特征指标和集群升级、网络演化与集群升级、网络优化与集群升级等几方面展开研究。

1、多维度网络与集群升级研究

Uzzi(1997)认为群内行动者间的连接关系对于集群发展和群内企业行为有着重要作用。不同学者从不同视角对连接关系进行了细分,并探讨了多维度集群网络与集群升级之间的关系。并从集群网络的视角探讨了集群升级的关键影响因素。

李文秀(2007)从非正式创新网络建设的角度对其进行了实证研究,认为非正式创新网络内的非正式交流、个人间的信任和文化三个方面是影响产业集群升级的主要因素。

王梅、王文平(2012)根据知识和社会关系水平认为由社会网络、显性知识网络和隐性知识网络互动的超网络对集群升级转化起到关键作用。并探究了显性知识水平、隐性知识水平和社会关系水平持续合理的改善,能提高集群创新能力,进而提高集群的竞争力,逐渐实现集群本质上的升级。王会龙、汪少华、卜庆军(2012)从形成集群经济竞争优势核心来源——相互关联的四大区域网络(产业网络、创新网络、社会网络和融资网络)层面揭示集群升级中的关键因素。郑亚莉 、潘松挺 、刘帅(2012)从多层次网络视角出发,通过理论剖析与案例论证,研究发现产业集群升级既有集群本地个体网络、产业链网络的推动作用,也有外部网络的拉动作用,三个层次的网络各有不同的作用,共同促进产业集群的不断升级。

王梅、王文平、杨东(2013)在前期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行了由生产性知识网络、服务性知识网络和社会网络互动而形成的超网络与集群升级之间的关系。戴维奇、林巧、魏江(2013)从吸收能力的角度探讨了业务网络推动集群企业升级的内在机制。并通过实证研究表明了超本地业务网络在集群企业升级中扮演着相对重要的角色,同时吸收能力在超本地业务网络和集群企业升级之间起到了完全中介作用。

魏江、徐蕾(2014)从双重知识网络视角,通过实证研究发现集群企业本地和超本地双重嵌入与其创新能力提升之间存在主效应,本地与超本地两类网络的功能整合和知识整合是促进集群企业创新能力跃迁的必要条件。王梅、王文平(2014)从多元主体知识网络视角,通过实证研究发现知识网络的多主体间连接关系和企业主体间连接关系都有利于集群企业利用式学习、探索式学习的实施,促进集群的知识更新,最终影响产业集群的升级。

上述研究可以看出,多维度集群网络的组合共同推动集群升级,因此,要注重集群多维度网络的组建,并发挥各种网络的作用。而近年来的研究显示知识网络在集群升级过程中的重要性尤为突出。

2、网络结构特征指标和集群升级研究

网络结构特征指标能够反映一定阶段集群网络的连接方式、连接状态,及产业集群的发展阶段和运营效率。因此,利用社会网络结构特征指标理论,能够分析集群网络结构特征状况,以揭示集群升级的方向。

顾慧君(2007)基于社会网络结构分析方法,构建了一个融合集群内外发展环境的集群升级的祸合模型,并从社会网络结构分析的四个特征指标:中心度、网络稠密度、结构自治度以及结构对等度出发,分析全球价值链视野下,企业、集群的行为选择及其对集群升级的影响。

王瑛(2011)从集群企业知识网络视角,系统探讨了集群知识网络规模、知识网络交流密度及知识创新能力的影响因素,明确了集群知识网络特征决定企业间知识共享、协同知识创新的范围及绩效,进而影响知识创新能力及集群升级。

上述研究可以看出,从网络特征指标视角,主要以实证研究方式,运用社会网络分析理论中的规模、中心度、网络稠密度、结构自治度以及结构对等度等网络特征指标描述并判断集群网络结构特征,而集群企业的行为选择是优化集群网络结构特征的主要影响因素。

3、网络演化与集群升级研究

产业集群处于不同阶段,集群网络具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特征。ButlerHansen1991)认为,随着集群成长,其网络经历从社会网络到商业网络再到战略网络的演化过程。

Carbonara(2004)运用生命周期理论分析,认为在集群的初期,集群的主要成员是小企业,集群网络主要由社会联系构成;集群的成长期,集群成员包括小企业和中等规模企业,集群网络主要是由经济和社会关系组成;集群进入成熟期,集群成员包含领袖型企业和高度专业化的配套企业组成,集群的网络结构更多元化,包含了更多结构化的经济关系、社会关系和跨产业关系。

吉敏、胡汉辉、陈金丹(2011)采用社会网络分析方法分析内生型集群升级过程中的网络演化形态。研究表明,在不同的升级阶段,集群网络分别体现出以社会网络、经济网络及知识网络为代表的特征,集群形成阶段以社会关系为主的,在集群网络成长阶段以经济关系为主,在集群网络成熟阶段以知识关系为主。集群的整个网络升级过程在一种稳态——非稳态之间进行。而知识网络成为集群网络的主导网络模式,是促进集群创新升级的关键所在。

上述研究可以看出,在集群升级的不同阶段,集群网络演化从表现为社会网络和经济网络的转变,到知识网络在集群成熟阶段成为主导的网络组织形式。

4、网络优化与集群升级研究

集群网络能促进集群升级,但需要内在驱动机制和外部保障措施以推动集群网络不断优化。核心企业拥有主导产业的核心竞争力、能够带动和影响网络中其他相关企业的发展速度和方向,并在集群或网络发展中充当管理和协调角色,促使集群效应和网络效应能够更好发挥的企业(张永安、王燕妮,2010)。项枫(2012)也认为随着核心企业在集群中的成长,以其为中心形成的内外部网络逐渐成为影响集群升级的关键力量。

朱海燕、魏江(2009)基于嵌入理论,认为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嵌入对产业集群网络结构演化具有显著的影响,主要表现为集群网络密度和网络凝聚性在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嵌入后出现了明显的提升,网络密度的上升且不冗余、网络中介性的下降以及网络凝聚性的提高。王梅、王文平(2012)也认为更多更高效率的使能机构进入网络结构,增加基础知识等的高效扩散与应用,必然会加大企业之间的隐性联系。

王道勇(2014)认为现代物流能为制造业提供专业化、个性化的服务,使物流节点更有竞争力,高效的物流网络与产业集群网络结合起来增强了集群节点间的联系,优化了集群网络,从而对产业集群升级起到推动作用。而第四方物流是现代物流的新趋势,也是一种高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其嵌入产业集群,能够推动集群的知识网络、服务网络和供应链网络优化,从而提升集群能力,推动集群升级(李肖钢、李秋正,2015)。

上述研究可以看出,核心企业在集群网络优化的过程中具有关键作用,而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的嵌入是产业集群网络结构优化的新途径,但由新进入者触发的整体网络结构演化仍是一个全新的话题,系统的理论分析及实证研究较少。

5、总结

集群升级研究正逐步从通过外部拉动转向从集群内部挖掘升级潜力。而集群网络结构的变化成为产业集群内部驱动转型升级的根本动力。从多维度网络、网络结构特征指标、网络演化、网络优化等几方面与集群升级的关系研究显示,知识网络是产业集群成熟阶段的主导网络模式,在推动集群升级过程中具有关键作用。因此,打造和建设集群知识网络是集群升级内在驱动的有效途径。而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的嵌入对集群网络优化起到显著的作用,但对嵌入何种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如何嵌入知识密集型服务机构以促进集群网络结构优化,及推动转型升级的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还不多。 

 

参考文献:

[1] 朱海燕.产业集群升级_内涵_关键要素与机理分析[J].科学学研究,2009(2)

[2] 王晓霞,张轶慧.产业集群升级:基于网络结构的视角[J].求实,2010(12)

[3] SchmitzH. Does local co-operation matter?  Evidence from industrial clusters in south asia and latin america [J]. Oxford Development Studies, 2000,28(3)

[4] 徐元国.集群企业网络演进与龙头企业集团的形成机理[J].经济地理,2010.9

[5] Amin, A and Thrift, N. Living in the global in Amin, A and Thrift, N eds. Globalization Institutions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in Europe[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6] 李文秀.基于非正式创新网络建设的产业集群升级实证研究[J].工业技术经济,2007,10

[7] 郑亚莉,潘松挺,刘帅.多层次创新网络与产业集群升级——以海宁皮革产业集群为例[J].统计科学与实践,2012.7

[8] 王梅,王文平,杨东.互补性知识超网络视角下的产业集群升级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3.1

[9] 戴维奇,林巧,魏江.本地和超本地业务网络、吸收能力与集群企业升级[J].科研管理,2013.4

[10] 魏江,徐蕾.知识网络双重嵌入、知识整合与集群企业创新能力[J].管理科学学报,2014,2

[11] 王梅,王文平.多元主体知识网络支撑的内生型产业集群升级机制——基于浙江余姚灯具产业集群的实证研究[J]. 财经论丛,2014.6

[12] 顾慧君.基于社会网络结构分析的产业集群升级研究[J].产业经济评论,2007.6

[13] 王瑛.基于知识网络特征的产业集群升级动力研究[J].情报杂志,2011.5

[14] Butler J E, Hansen G S. Network evolution, entrepreneurial success,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entrepreneurship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J]. Entrepreneurship and regional development 1991,3(1)

[15] Carbonara N. Innovation processes within geographical clusters: a cognitive approach [J]. Tech novation,2004, 24(1)

[16] 吉敏,胡汉辉,陈金丹.内生型产业集群升级的网络演化形态研究-基于启东天汾电动工具产业集群的分析[J].科学学研究,2011,6

[17] 张永安,王燕妮.核心企业创新网络结构%类型解析[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0.12

[18] 项枫.基于核心企业网络构建的产业集群升级研究[J].浙江学刊,2012.5

[19] 李肖钢,李秋正.基于4PL嵌入的产业集群升级理论模型与案例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6.4

 

 

 

 

 

 

 

The Studies Review on Cluster Upgradi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Network

                      LI Xiao-gang

Zhejiang Wanli UniversityNingbo Zhejiang 315100

AbstractThis paper mainly reviews the studies on cluster upgrading from the multi-dimension network and cluster upgrading, network structure characteristics and cluster upgrading, network evolution and clusters upgrading, network optimization and clusters upgrading. And it points out that the knowledge network is a mainly network organization of modern industrial clusters, plays a crucial role in promoting cluster upgrading. And the embedding of knowledge intensive service mechanism plays significant role in the cluster network optimization.

Key wordsCluster network; Cluster upgrading; Knowledge network

 

 

 

 

作者简介:

李肖钢(1979—),男,汉,浙江嵊州人,浙江万里学院物流与电子商务学院,副主任,讲师,硕士。主要研究方向:现代物流学,产业集群。

 

联系电话:李肖钢:13685843775 

联系地址:宁波市钱湖南路8号浙江万里学院物流与电子商务学院,315100

EMAILnblixg@126.com

 

 



基金项目:本文受浙江省社科联重点课题(2015Z029),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浙江万里学院临港现代服务业与创意文化研究中心项目(15JDLG01YB)等的资助。

作者简介:[1] 李肖钢(1979.11——),浙江嵊州人,浙江万里学院物流与电子商务学院,汉,男,副主任,讲师,研究方向:现代物流与供应链,产业集群。

本刊创刊于1982年,是由自治区科技厅主管、自治区科技信息研究院主办,由自治区科技情报学会协办、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省级综合性科技刊物,是反映内蒙古自治区科技与经济发展的窗口。杂志入选《中国期刊全文数据(CJFD)》全文收录期刊和《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CAJCED)统计刊源期刊,《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本刊是公开发行的综合性科技期刊,为月刊,大16开本。本刊坚持以科技创新为目标,融科技、经济、信息、产业、市场为一体,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推动科技进步、加强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发展的专业性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