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信息
省级大型综合性科技类期刊
主管部门:自治区科技厅
主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信息研究院 
协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情报学会
编辑出版:科技期刊编译室
刊社地址:呼和浩特新城西街149号本刊杂志社
邮政编码:010000
电      话:0471-2536371

E-mail  :

nmgkjzz@vip.163.com 

网站地址:www.nmgkjzz.com


往期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往期杂志>详细介绍

罗汝芳“赤子之心”与人际关系和谐价值探析

时间:2016-09-05来源: 作者: 点击: 399次

摘要:罗汝芳是阳明后学的代表人物,其“赤子之心”思想与王阳明的“良知”之学一脉相承,具有本性之真、义理之纯、本然之善等特点,对于人的自身修养、人际关系的处理以及家庭和谐、社会稳定发展都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关键词:罗汝芳;赤子之心;孝弟慈;纯一无伪

  “赤子之心”的思想渊源

罗汝芳是阳明后学的重要的代表人物,他拜颜山农为师学习理学,颜山农师从王艮及其弟子徐樾,罗汝芳虽是王阳明的再传弟子,却有许多与王阳明相似的地方:

(一)天资聪颖。罗汝芳5岁时,母亲就教他背诵《孝经》,7岁入乡学,8岁听父亲罗锦与饶行齐谈阳明之学,敬听不倦;王阳明10岁在金山寺赋诗,才思敏捷、气象宏伟,12岁立志做圣贤。

(二)刚正不阿。万历年初,张居正严厉打击民间讲学,有弟子劝罗汝芳顺从形势停下来不要去讲学,他答道:“我父师以此件家当付我,我此生亦惟此件事干。舍此不讲,将无事矣。”罗汝芳不畏权贵、正义凛然;明武宗正德元年,太监刘瑾专权,结党营私、残害忠良,王阳明挺身而出、抗疏力救,被下狱并流放贵州龙场驿。应当看到,在王阳明刚正不阿精神的影响下,罗汝芳也坚定了自己传道授业的决心。

(三)平定战乱、造福百姓。罗汝芳在云南为官时,整治昆明堤、疏理滇池、修境内水利,灌田千余亩,并有力地打击了大理一带少数民族的骚乱。大儒王阳明亦战功赫赫,化解了国家危难、救百姓于水火;在庐陵为官时,讲信修睦、移风易俗,扭转了社会风气,促进了地方的稳定与繁荣。二人在为官之时,皆为当地发展做出极大贡献。

(四)思想上一脉相承。王阳明的“良知”就是孟子所说的“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也就是人判别善恶好坏的“是非之心”。阳明后学对“良知”的理解逐渐走向了两个误区:其一是空谈心性,将“良知”放于口耳之间,而不去做,其二是任情纵欲,把不合天道人伦的私欲自认为是“良知”。吴震指出:“大量资料显示,近溪的确喜言‘赤子之心’,一再强调‘赤子之心’即是‘不学不虑’之良知、良心……要成就大人、完善自我,就必须回归赤子之心的本然状态。”罗汝芳的“赤子之心”就是人秉承天理的本然之心,力求摒弃阳明后学对“良知”的误解。

罗汝芳无论是在天赋、性格、事功上,还是在主体思想上与王阳明都有很深的渊源和很多的相似之处,他们用心体察天理、尽力去践行天道,在完善自身的基础上为社会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赤子之心”的特征

(一)本性之真

“赤子”指的是出生不久的婴儿,《尚书·康诰》中说:“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孔颖达疏:“子生赤色,故言赤子。”原来刚出生的婴儿通常都是红彤彤的,所以被称为“赤子”。赤子尚未受外物污染,依从本性生存,纯真无邪,被认为离天道天理最近,这种无思无为、纯一无伪的原始状态历来最受先哲们的推崇。

老子在第五十五章中描述了赤子的特征:“含德之厚,比于赤子。蜂虿虺蛇不螫,攫鸟猛兽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他认为德性深厚的人就像赤子一样,毒物不能螫咬、飞禽猛兽不会侵袭,筋骨柔弱抓东西却抓得很稳,生命的根本很牢固,不懂两性交合性器会自然勃起,那是因为精力充沛的缘故。一天哭到晚嗓子却不见嘶哑,那是因为气息通畅、充足的缘故。老子眼中的“赤子”是禀天地之灵气而生,蛇兽不侵、毒物不害,外相柔弱却根基牢固、精气充足。除了老子对赤子情有独钟之外,庄子的“童子” 、“天子” 、“婴儿” 都是“赤子”别样的描述。庄子、老子都是从赤子的天生禀赋阐述其精纯之性、奇异之质。

(二)义理之纯

“赤子之心”作为固定的用法明确出现是在孟子的《离娄章句下》:“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大人之心,通达万变;赤子之心,则纯一无伪而已。大人之所以为大人,是因为大人不会被外物所引诱而能使之保持纯一无伪的本然之性,以其扩充便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而能成就其大,这就是不虑而知、不学而能的“良知”、“良能”。罗汝芳说:“夫赤子之心,纯然而无杂,浑然而无为,形质虽有天人之分,本体实无彼此之异。故生人之初,如赤子时,与天甚是相近。奈何人生而静后,却感物而动,动则欲已随之,少为欲间,则天不能不变而为人,久为欲引,则人不能不化而为物。甚而为欲所迷且没焉。”罗汝芳认为人的“赤子之心”起初与天道极为相近,纯一无伪,只是后天感物而动,为欲望所迷惑,逐渐就失去了其本然之性,为外物所牵引,从而丢掉了人之所以为人的那颗“赤子之心。”

(三)本然之善

(一)恻隐之心。孟子说:“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人有恻隐之心,见人或其他生物陷于危难有同情怜悯之心,这种心的产生并非出于私意而是出于人自身的本然反应,也是本于天地之间的生德和人自身的仁爱之心。如上面罗汝芳所表达的意思一样,“赤子之心”性与天近,秉承了天地生生之大德,是本然粹善之心。

(二)孝弟慈。罗汝芳说:“夫孩提之爱亲是孝,孩提之敬兄是弟,未有学养子而嫁是慈,保赤子,又孩提爱敬之所自生者也。此个孝弟慈,原人人不虑而自知,人人不学而自能,亦天下万世不约而自同者也。”爱亲敬长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赤子之心”这种天然赋予的亲情既是让家庭和睦的基础,也是使人性格完善、维持社会稳定的重要保障,在家庭的友爱氛围的熏陶下必定产生积极的入世态度,对人友善、积极进取,有强烈的上进心和责任感,对个人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都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赤子之心”与人际关系的和谐

    罗汝芳的“赤子之心”有几个明显的特征:其一、不受外物熏染;其二、纯一无伪;其三、基于孝弟慈爱的本然之善。这些对人的自身修养、人际关系的处理和社会的稳定发展都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一)自身关系的协调

“赤子之心”不受外物熏染,一方面能完养精神、保全性命;另外一方面能顺遂其性,摆脱外欲的侵扰,促进个人的自我完善。在罗汝芳的人生经历中,有两次重要的性命调养过程,第一次是拜师山农的原因。颜山农称能“急救心火”,明确指出罗汝芳静坐制欲是导致危病的直接原因,这是修身方法的错误引起的,正确的做法是“体仁”而不是“制欲”,“制欲”扼杀了人的生机,久积而成患;“体仁”则不同,体仁之妙在放心,主张自信其心(自见其心),任其自然,随自然的发动扩而充之,其心不是邪僻之心,而是赤子之心,秉承天道之善,自然而然。第二次是泰山丈人的指点。罗汝芳执念太深,梦寐不息,泰山丈人认为“人之身心,体出天常,随物感通,原无定执。”人如果违反天之常道,不是物来顺应,而是心执定于一偏,必定心力倦怠而得不到调息,自然会日渐衰弱。罗汝芳的经历说明了人在身心调养中存在的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摆脱执念、涵养本心,只有真正做好了,才能解开心灵的束缚、畅发生机,让自身精神焕发、生命之树常青。

(二)人与人关系的协调

“纯一无伪”是“赤子之心”的真实内涵,与真实无妄的天道之“诚”有相同的含义。“诚”在现实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处理上显得非常重要,内心坦诚不仅能促进彼此之间的相互合作,也能让心灵之间的沟通更加和谐。罗汝芳心胸坦荡,其为人处事的方式充分展示了“赤子之心”的纯一无伪的特性。罗汝芳29岁中举却不参与廷对,放弃了只走个形式便能获取的功名,自认为“吾学未信,不可以仕,不就廷试”,而是努力自修十年后才参加廷试。更让人称道的是,罗汝芳为学《易》,转而拜自己的弟子胡宗正为师,这一方面说明了他真心向学,另外一方面说明他心地坦诚,不拘于常规,具有大智大勇的真性情。人心无伪表明人有广阔的胸襟、雍容的气度,在人际交往中有极强的亲和力,不仅能涵养自身、更能感化所在的社交圈,让人际关系更加和谐。

(三)与家庭社会的关系的协调

中国社会好比一张网,每个人就是其中的一个节点,每个家庭就是其中一个网格,“修齐治平”是中国人发展的标准路线,先修养好自身的德行和学识,然后将其应用到家庭的维系之中,再将其影响扩散至乡里和更远的社会,济世渡人,在惠及社会的同时成就自身。

“孝弟慈”是罗汝芳的“赤子之心”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忠臣出于孝子之门”,家庭的和睦、社会的和谐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仁爱之心”,爱有亲始,草木养禽兽、禽兽用于养亲,“仁爱之心”虽有远近,随着人的发展和自身修为境界的提高,爱亲之心将扩充至社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社会关系因此也就会变得越来越融洽。

结语:罗汝芳是阳明后学,在先天禀赋、性格、事功以及思想上与王阳明都有极其相似的地方,他们两人都是天资聪颖、刚正不阿,以自身的“赤子之心”(“良知”)体察、践行天道(成己成物、参赞造化),在修养、完善自身的同时造福百姓,不仅在社会中实现了个人的人生价值,而且为人们在纷繁的世俗生活中以正确的方法和态度安身立命提供了重要的指引。

参考文献:

[1]吴震.罗汝芳评传[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

[2]陈鼓应.老子注释及评价[M].北京:中华书局,2014.

[3](宋)朱熹.四书章句集注[M].北京:中华书局,2011.

[4]杨斌.罗汝芳哲学思想探究[D].合肥:安徽大学,2014.

[5]徐春林,方桃华.罗汝芳的儒学思想与生命精神[J].南昌:东华理工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1.

 

 

作者简介:邓志勇(1976-),男,汉族,江西南昌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儒家哲学研究。



罗汝芳:《盱坛直诠》,台北:中央研究院傅斯全图书馆藏明万历三十七年跋刻本,第346页。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331页。

吴震:《罗汝芳评传》,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223页。

②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272页。

罗汝芳:《近溪罗先生一贯编·易》,《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86册收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明长松馆刻本,第174-175页。

④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2011年,第221页。

罗汝芳:《近溪子集》,《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第129130册收明万历十五年杨起元序刻本,第142页。

罗汝芳:《盱江罗近溪先生全集》卷七,明万历四十六年刘一焜叙刻本,第47页。

罗汝芳:《罗明德公文集》,东京:内阁文库藏明崇祯五年陈懋德序刻本,第18页。

本刊创刊于1982年,是由自治区科技厅主管、自治区科技信息研究院主办,由自治区科技情报学会协办、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省级综合性科技刊物,是反映内蒙古自治区科技与经济发展的窗口。杂志入选《中国期刊全文数据(CJFD)》全文收录期刊和《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CAJCED)统计刊源期刊,《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本刊是公开发行的综合性科技期刊,为月刊,大16开本。本刊坚持以科技创新为目标,融科技、经济、信息、产业、市场为一体,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推动科技进步、加强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发展的专业性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