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信息
省级大型综合性科技类期刊
主管部门:自治区科技厅
主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信息研究院 
协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情报学会
编辑出版:科技期刊编译室
刊社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新城西街149号本刊杂志社
邮政编码:100010
电      话:0471-2536371

E-mail  :

nmgkjzz@vip.163.com 

网站地址:www.nmgkjzz.com


往期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往期杂志>详细介绍

云南边疆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研究

时间:2016-10-27来源: 作者: 点击: 54次

Study on the housing security of migrant workers in the process of new urbanization in the minority areas of Yunnan

张应华

(云南 昆明 云南民族大学  650031

云南省社科基金资助项目)

作者简介:张应华,云南民族大学副研究员,1964.11. 云南民族大学科技处。)

摘要:边疆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问题是推进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民族地区农民工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就业职业结构单一、就业难度大、收入水平低,其住房困难问题非常突出。农民工住房困难问题必须依靠政府、用人单位、农民工个人以及社会力量“四位一体”合力解决。保障性住房是解决农民工住房的一条重要出路,各级城市政府应将农民工住房保障需求,统一纳入城市住房建设规划,创新农民工融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的制度建设,差异化、分层次逐步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用工企业应履行社会责任,为农民工提供安全、卫生的住房;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农民工住房建设,多渠道改善农民工住房条件。

Abstract: the housing of migrant workers in the border area is a key problem that must be solved in the process of promoting the new urbanization in minority areas. The education level of migrant workers in ethnic minority areas is generally low, the employment structure is single, the employment is difficult, the income level is low, and the housing problem is very prominent. Migrant workers housing problems must rely on the government, employers, migrant workers, as well as social forces, "four in one" together to resolve. Affordable housing is to solve an important way for migrant workers housing, the city government at all levels should be housing security needs of migrant workers, into a unified planning of urban housing construction, the innovation of migrant workers into the system construction of the urban housing security system, difference, at different levels to gradually solve the problem of migrant workers housing, employment enterprises should fulfill their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for migrant workers to provide safe and sanitary housing; guide social capital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struction of rural migrant workers housing, multi channels to improve the housing conditions of migrant workers.

关键词:城镇化;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保障

Key words: urbanization; ethnic minority areas; migrant workers; housing security

一、引言

有序推进农业人口向城镇转移,实现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实现新型城镇化的核心。从多年的实践来看,由农民到市民的转化,都要经历先从农民转化为农民工、再从农民工过渡为市民这样两个阶段来实现。农民转化为农民工走得比较顺利,而要将农民工转化为市民,则需要创造一系列的条件才能实现。据有关数据,2013年云南省潜在农业转移人口约有913万人左右,扣除到省外就业的120万人和外省籍农民工到云南省就业的140万人,全省农业转移人口潜在转户对象有650万人左右。要将这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是重要前提条件之一。没有住房,就不能在城镇落户,也就不能解决嵌入到户籍制度中的就业、社会保障、教育等公共产品包含的福利性的制度障碍,更谈不上农民工的市民化。而土地资源供应有限导致的高房价,远远超越了农民工自身对商品房的购买能力,农民工在城镇住房问题凸出,已成为农民工市民化的最大障碍。由国家统计局 2014年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农民工自购房的比例不足1%,而在直辖市、省会城市工作的农民工,其自购房比例只有0.7%。解决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让农民工在城镇安居乐业,是边疆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与农民工市民化的核心问题,也是提高民族地区城镇化率、提升民族地区城镇化水平的有效途径。在农民工自购住房能力十分有限的现状下,只有通过政府社会保障政策,对农民工提供必要的住房保障。

住房问题的研究即是研究一个国家如何试图满足人们住房需求,并与经济、社会结构的发展变化相适应(Donnison,1967)。大多数住房问题实际上是失业、贫困和不平等的问题(Donnison& Ungerson,1982)。西方发达国家在城镇化的发展历程中,也发生过人口大规模迁徙而带来的移民群体住房保障问题。Social Housing(1994)研究认为,欧洲以英国、德国为典型代表的国家以租赁形式为移民群体提供大量的保障性社会住房,有效推进了城市的发展。而更多的国家则是通过国家福利和住房市场政策等方式解决贫困人口的住房问题,使得城镇化水平迅速提升,基本实现了城镇化。

我国推行城镇化建设以来,城镇化水平快速推升,但与此同时,推动城镇化进程的主力军——农民工,其住房困难问题日显得凸出,严重制约着中国城镇化发展。农民工住房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潘泽泉(2008)认为过高的城市户口门槛,使农民工群体成为住房保障体系最被忽视的群体。王宁(2005)认为一些地方政府缺乏针对农民工住房保障的具体指导意见,各地政府几乎没有开展面向农民工住房供应的城市住房建设规划工作。城镇化的本质就是农民变市民,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要使农民成为城镇市民,必须着力解决好他们的住房问题,将农民工纳入城市住房保障体系(蒙毅,谢必如2006),完善住房公积金制度,把农民工群体逐步纳入到制度保障范围内(文林峰 2007),切实增加农民工的收入、改革二元城乡户籍制度(曾令辉 2006),促进农民工家庭融入城市生活。

尽管学界对农民工住房问题研究成果较为丰富,但已有研究主要针对大中型城市农民工住房问题,极少涉及边疆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的研究。本课题以民族地区农民工为研究对象,全面梳理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化进程中农民工住房存在的凸出问题,系统总结云南省农民工住房保障政策实施情况,客观分析制约边疆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的主要因素,提出强化政府主体责任、创新将农民工融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的机制建设、差异化逐步解决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的措施与出路。

本文所指的农民工住房保障是广义的保障,即保障农民工有房可居,包括政府城镇保障性住房、租赁住房、用工单位提供的职工宿舍等符合安全、卫生条件,市政设施配套齐全,交通方便的住房,以及农民工购买的住房等。

二、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情况及面临的困难

云南省是一个经济欠发达、民族成分众多的省份,在民族地区从业的农民工,特别是本地少数民族农民工,文化层次相对较低、就业创业难度较大,他们的住房情况不容乐观,住房问题非常突出。

1、云南省农民工住房现状

国家统计局2013年、2014年连续对全国农民工情况进行监测调查,从监测调查报告可以看出,农民工在务工地自己购买住房的比例很低。其中在地级市以上城市就业的农民工,他们获得住房来源的主要渠道为单位宿舍、租赁住房、工地工棚等生产经营场所。相对而言,小城镇由于本地农民工居多,他们回家居住的比例达到27.3%。根据2014年监测调查报告分析,与2013年相比,外出农民工中在单位宿舍居住的比上年下降了0.3个百分点,在工地工棚和生产经营场所居住的比上年下降了0.5个百分点,租赁住房的比上年提高了0.2个百分点,在务工地自购房的比上年提高了0.1个百分点,自购房农民工比例提高,主要是在小城镇自购住房的农民工有所增加。

                                                           单位:%

指 标

单位
宿舍

与人
合租

独立
租赁

工地
工棚

生产经
营场所

务工地
自购房

乡外从业

回家居住

其他

合计

28.6

18.5

18.2

11.9

5.8

0.9

13.0

3.1

直辖市和省会城市

30.4

21.6

20.4

14.9

5.9

0.7

3.2

3.0

地级市

33.0

20.5

19.9

10.9

5.8

0.9

6.4

2.7

小城镇

23.0

13.9

14.9

10.4

5.6

1.2

27.3

3.8

 

2013年按城市和住宿类型分的外出农民工人数构成

 

   本课题组在昆明市和西双版纳州景洪市问卷调查发现,在租赁住房的农民工群体中,外省农民工占比较大;景洪市本地农民工回家居住比例比国家统计局统计的数字提高了5.5个百分点,达到32.8%。

                                                              单位:%

调查地

 问 卷 数

单位宿舍(包含工地工棚)

租房(包含与人合租)

外籍租房

务工地
自购房

乡外从业

回家居住

昆明市

184人

63.4

29.3

47.3

1.1

3.8

景洪市

128人

39.1

24.8

51.2

2.3

32.8

 

2、农民工住房面临的突出问题

农民工住房问题突出,集中表现在居住环境较差,居住面积小,生活设施不配套、卫生条件差,农民工聚居区的安全问题、社会问题比较突出,这已是学界公认的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农民工的住房现状也不例外。

另外,由于农民工大多在城镇无力自己购买商品房,其获得住房的途径与他们就业的行业有着密切的关联:(1)租赁价格低廉、条件简陋、治安问题比较突出的城中村“民房”。这是进城务工农民工获取住房的主要途径。租住这一类型房屋的农民工,主要是自己打零工,或在用工规模较小的企事业单位、个体经济中工作的从业者。(2)员工集体宿舍。居住这一类型住房的农民工,主要是在劳动密集型行业,以及在各种工业园区工作的从业者。农民工住房一般由用工单位自己修建,或在工作地附近购买房屋或租赁房屋,免费提供给农民工居住。(3)居住在施工现场的“工棚”。这是居住条件最为简陋的住房,绝大多数是在基建工地、矿产采掘等行业打工的农民工,他们大多居住在由用工单位在工地上搭建的临时性“工棚”。

农民工的住房困难,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客观因素,也有农民工自身的主观原因。一方面,长期来政府部门职能部门对农民工住房问题关心、重视不够;没有把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列入城市建设发展规划,因而也没有财政计划安排为农民工兴建住房;城镇住房保障对象是具有城市户口的低收入群体,农民工几乎没有享受到保障性住房。另一方面,农民工自身收入低、支付能力弱,是制约边疆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困难的首要因素;农民工流动性强,就业不稳定,农民工维权意识淡薄,导致农民工住房更加困难。

三、实践与探索:云南省农民工住房保障实施情况及存在的问题

云南省保障性住房启动较早,但针对农民工的住房保障工作起步较晚。通过近几年的实践与探索,已初步形成了包括将农民工纳入城市住房保障体系、多渠道改善农民工的住房条件等一系列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的政策框架,但这些政策措施大多停留在纸上,在实践中存在不少问题。

1、逐步将农民工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

云南省的安居工程建设起步比较早,特别是2007年开始全面实施为期10年的农村民居地震安全工程,使云南省的保障房建设无论从数量上,还是从覆盖面,均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全省城镇保障性住房的覆盖率达到25%左右,为农民工住房保障的实施提供了基础条件。云南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已逐步将在城镇落户的农民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并以此消除“集中营式”的新“城中村”。但长期形成的城乡二元体制,在保障性住房有限的现状下,政府不得不优先考虑城镇低收入居民的住房困难问题,自然把农民工排除在城镇住房保障体系之外。中央电视台2015年3月24日焦点访谈报道,在各级政府层层落实城镇化“农转城”指标任务过程中,云南部分地方发生农民“假转城”的情况,并以墨江县为例指出,假如让已经“农转城”的四万多人都到城镇来生活,城镇的承载能力根本就不够,容纳不了这么多人,当地廉租房仅有几十套,符合条件的“转户”农业转移人口至今只有六七户能够享受廉租房,对于没有“转户”的农民工,根本就没有享受廉租房等保障性住房的机会。总体上针对农民工这一特殊群体的住房保障政策还大多停留在纸上,有些符合可以享受城镇住房保障条件的农民工,在申请保障性住房时均加有一定的附加条件,而且申请程序繁琐,农民工实际能获得保障的几率较低,农民工难以享受住房保障。从云南省部分州市的实践来看,多个州市保障性住房是针对家庭成员具有本地城镇非农户口,且在城镇居住满1年以上的居民,没有针对农民工的住房保障。其中廉租住房保障对象是具有本地城镇户籍的居民,公共租赁住房保障对象是在本地城镇稳定就业1年以上的农业转移人口或持有公安机关核发的暂住证,在本地城镇城区工作、居住满1年(含)以上,且在本地城镇缴纳6个月以上社会保险费的外籍人员。本地农民工以打零工为主,很少有符合上述条件的人员,农民工实际能够享受到住房保障的几率很小。

2、基本形成多渠道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的住房供给体系

各级政府严格落实住房保障责任,多渠道改善转户进城农业转移人口的居住条件,是云南省贯彻落实国家农民工住房政策的重点。一是重点支持农民工比较集中的经济开发区、工业产业园区等规划建设面向农民工的公共租赁住房,同时支持用工数量较多的企业在其用地范围内建设农民工集体宿舍等途径,解决产业集聚区内稳定就业人员的住房保障问题。目前大多采取“政企共建”的方式,地方政府按照保障性住房的优惠政策,支持企业利用自身的土地,建盖面向务工人员的安居住房。如昆明市嵩明县杨林工业园区,在自有土地上建设的公共租赁住房“邻里中心”小区,面向工业园区从业人员出租,基本解决产业集聚区内稳定就业人员的住房保障问题,吸引了许多人才到工业区工作,为工业区内各项产业的发展提供人才支撑,有效带动小城镇建设。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德宏州瑞丽市等也采用类似的方式,解决企业、工业园区流动从业人员的住房问题。用工企业(雇主)提供的住房,是农民工获得住房的重要来源,“政企共建”在部分地方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大多数企业并不具备条件,难以为农民工提供配套完善的住房。二是多种方式引导民间资本参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但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不高。为鼓励、引导民间资本参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云南省2014年8月出台了《关于鼓励民间资本参与云南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的通知》,效果还没有显现。一方面是地方政府没有把农民工住房问题纳入城市住房建设总体规划,除个别工业园区外,没有农民工住房土地供应。另一方面投资农民工住房,资金回收时间长,与其他房地产相比回报率低,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不高。三是云南省从2014年开始,要求各级政府每年将1/3的可分配公共租赁住房用于解决农业转移人口住房问题,并放宽、简化申请公共租赁住房的条件和程序。这是地方政府首次将“农业转移人口”纳入保障性住房计划安排,这部分房源的保障对象是“转户”的农民工,对于没有“转户”的农民工是否能够享受这些城镇保障性住房有待进一步实践探索。四是在新建的住房规划审批中,调整商品房结构比例,要求在新建商品房中,重点规划开发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普通商品住宅,满足农民工等低收入群体的购房需求。

3、部分农民工已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体系范围

在国家政策体系下,云南省进一步完善了住房公积金制度,逐步将部分稳定就业的农民工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范围,支持有条件的农民工家庭购买普通商品住房。从实施情况看,少数在企、事业单位等条件较好的“正规部门”就业的农民工,已经被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范围,但除“正规部门”之外的大多数农民工缴存住房公积金的人数极少,公积金制度对农民工没有实现全覆盖。公积金缴存与支取难度大,极大地影响了农民工参与的积极性:一是农民工工作、收入低且不稳定,缴存住房公积金以后,直接减少了他们拿到手的实际工资收入,进而可能影响到维持他们基本生活水平的基本开支,致使大部分农民工不愿意缴存住房公积金;二是雇用单位为减少开支,缺乏为农民工缴存住房公积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三是农民工流动性大,经常更换工作地点与定位,导致公积金断缴,难以享受住房公积金优惠政策;四是由于住房公积金账户没能实现全国联网,公积金提取困难,许多地方不能实现公积金异地提取和使用。

四、解决边疆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的措施与出路

全面解决农民工的住房问题,是推进边疆民族地区新型城镇化建设、促进农民工市民化面临的严峻挑战,既需要国家长远战略的顶层设计,更需要基于地方实践的创新探索。蔡键,包云娜,陈安然(2015)总结了我国部分城市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的经验,归纳为:上海模式、长沙模式、重庆模式、苏南模式、湖州模式等五大模式。由于每一个城市资源不同,并且农民工的分布与特点多样化,因而这些经验也只能在小范围内实施,难以在全国大范围推广。我国部分城市的实践经验证明,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仅依靠政府保障性住房是不现实的,需要在城镇政府的引导下,通过政府、用人单位、社会力量以及农民工个人“四位一体”锐意创新、群策群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民工的住房问题。目前云南省解决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的政策框架已基本形成,核心问题是贯彻落实,并在各地的实践中不断创新完善。

1、提高认识,把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列入重要议事日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住房问题既是民生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农民工群体在我国推进城镇化进程中将长期存在,农民工住房问题不仅关系到新型城镇化推进问题,更是民生问题,各级政府必须充分认识农民工住房问题对推进民族地区城镇化建设、促进农民工市民化的重要意义,高度重视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对促进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切实把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列入议事日程,并将其纳入解决城镇低收入困难群体住房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加以落实。

云南省城镇化是在“山区、民族、边疆、贫困”的基本省情下推进的,城镇化一直是云南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短板。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云南省城市化率仅为4.89%。从20世纪60年代初到70年代末,城市化进程基本停滞,虽然城市人口不断增加,但因全省的人口增长速度远大于城镇人口增长速度,导致这一阶段云南城市化率反而下降为 3.64%。20世纪80年代以后,云南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快速发展,城市化进程加快,到2011年实现了全部地区的撤地设市。截止2014年底,云南省常住人口为4600多万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41.73%,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29%。《云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城镇化率达到50%左右,户籍城镇化率达38%左右。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有效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向城镇转移。住房是农民工市民化的主要基础条件,也是农民工最为关注和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之一,有效解决农民工住房保障问题,是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必须着力加以解决的核心问题。

解决民族地区农民工住房问题,让农民工在城镇“安居乐业”,除可以推进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化发展外,同时还可以拉动内需,成为促进消费和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促进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自2011年底云南省作出加大城乡统筹力度、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战略决策以来,截至目前,全省城乡统筹转户总数达595万人,全省转户居民年新增带动消费达150亿元、年增加产值100亿元左右。农民工进城对全省消费和经济的拉动效应可见一斑。

2、强化政府作为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的主体责任

每一个公民均有享受政府的社会保障的权利。住房保障作为社会保障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农民工靠自身无力解决住房时,各级政府理应承担帮助农民工解决住房问题的主体责任。一是提前谋划,合理安排。政府部门在制定城市房地产发展规划时,要统筹将农民工住房保障需求纳入城市住房建设规划以及住房保障规划统筹安排落实,在规划选址时,要重点考虑市政配套安排。二是加大公共租赁住房的建设力度,加大城区棚户区的改造,以及旧城区的改造,增加保障房的房源;进一步落实保障房1/3以上用于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的政策,确实让农民工享受到政府的保障性住房。三是加大财政投入,积极稳妥改善农民工居住相对比较集中的居住区的基础环境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四是坚持和完善在房地产项目中配建保障性住房政策,增加政府获取保障房源的途径,并且在土地出让交易中,明确配建保障性住房的指标,从土地交易源头确保保障房的数量;调整新建商品房结构比例,重点规划开发能满足农民工等城镇中低收入者的购房需求的中低价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通过配建政策的实施,可以拉近低收入群体与高收入者的距离,共同享受到城市公共资源,避免“居住隔离”问题的发生,有利于农民工群体融入城市,促进农民工市民化。

3、创新机制,探索农民工融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政策机制

中国不可能、也不需要专门针对农民工建立一个特殊的住房计划,但各地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符合地方实际的农民工融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的政策,并督促政策的真正落实。取消户籍,切实将农民工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

1)突破户籍制度障碍,切实将农民工融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解决农民工在城镇的住房问题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各级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要高度重视,必须充分了解掌握农民工群体的构成及其他们的安居意愿,将城镇外来人员统一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正真把农民工群体逐步纳入到制度保障范围内。边疆民族地区大多为小城镇,应突破户籍制度障碍,对于在城镇居住达到一定的年限、有住房需求且不愿意返回农村的农民工群体,逐步消除户籍差别,按照城镇本地户籍居民的同等准入条件、同等审核流程、同等保障标准,申请享受同品质的保障性住房,除对农民工在当地的居住(就业)年限作适当规定外,不得对农民工设置其他排斥性规定,让农民工享受同城待遇,促进农民工家庭融入城市生活。

2)进一步探索和完善覆盖农民工群体的住房公积金政策制度,逐步把建立有稳定劳动关系的农民工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范围。探索适合农民工持续缴存、方便提取、使用多元化、可操作性强的政策制度或者指导意见,完善配套政策。建立完善公积金管理信息平台,实现全省各州市公积金信息联网,让农民工无论是在某一个地方或者是将来到另一个城市打工,都能持续缴纳、使用住房公积金;扩大公积金的使用范围,允许农民工使用公积金既能在城里买房,又能在农村翻建房子;降低提取门槛,逐步按照国家规定的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有关政策,对农民工无论是购房、租房,还是建房,均给予支持。

3)摸清农民工住房需求,差异化提供农民工租得起的保障性住房。云南省发改委、住建厅于2014年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镇保障性住房价格管理的通知》及附件《关于云南省城镇保障性住房租金和销售价格的相关规定》,文件强调:廉租房租金应让城市低收入者能够承受;公租房租金不得高于同类商品房价格的70%;廉租房、公租房实行“先租后售”模式,售价不得低于成本价;限价商品房实行“一房一标”等。对于昆明市、大理市等人口较多的城市,商品房租金价格较高,即便公租房租金不得高于同类商品房价格的70%,对于大多数农民工而言,租金也难以承受。由于受地理条件的限制,云南城镇化发展极不平衡,昆明与其他城市差距较大,首位度太高;城镇发展布局呈现东部多西部少,全省城镇化东西部之间的差异较为显著,东部地区主要是以工业型为特征的城镇类型,而西部地区则是以旅游型和农业型为特征的城镇类型,因此,云南省各地应因地制宜,摸清农民工住房需求情况、发展趋势,以当地农民工平均收入为基础,合理确定当地农民工能够承受的公租房租金价格,差别化提供农民工租得起的保障性住房。

4)分类指导,差异化逐步解决农民工住房困难问题。农民工是个差异化很大的群体,他们有些长期居住在城市并有相对固定的工作,而有些则只是短期在城市灵活就业,甚至还有部分农民工是生在城镇、长在城镇,而其户籍仍然在农村的“新生代”农民工。对于这些差异化的农民工群体,各级政府不能“一勺烩”,要分层次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对于落户进城的农民工,由城镇住房保障体系予以解决;对于没有在城镇落户,但长期居住在城镇并有相对固定工作的农民工,由政府通过公租房解决居住问题或政府给予补贴自行租赁;对于在用工比较集中的企业工作的农民工,要强化企业的社会责任,由用工企业帮助农民工解决居住问题;对于收入相对较高,有一定购房能力的农民工,鼓励他们自行购买商品房,符合条件的提供住房公积金贷款。

4、多措并举,多渠道增加适合农民工居住的住房供应

农民工的住房问题是民生问题,必须加大经费投入,多渠道改善农民工住房条件。城市政府是保障性住房建设的投资主体,各级政府要确保完成保障房建设的目标任务,并落实保障房1/3以上用于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农民工较为集中的城镇,加大保障房的财政投入,切实解决农民工在城镇的住房问题。进一步多种方式引导民间资本参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认真贯彻执行《关于鼓励民间资本参与云南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的通知》精神,鼓励、引导各种形式的社会资本参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并在用地供应规划、项目建设规划审批、行政收费减免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要强化用工企业的责任,鼓励用工比较集中的企业、产业工业园等集中规划建设农民工公寓等供农民工居住,如果农民工自行解决住房的,用工企业应当给予一定的租房补贴;允许一部分企业在自用土地上建设一定比例的公共租赁住房,政府在项目审批、用地供应、资金筹措、行政规费等方面给予优惠倾斜。

5、加强租房市场管理,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功能

在城镇保障性住房资源不足、不能满足农民工住房需求的现状下,城镇低端住房租赁市场是解决农民工住房困难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各级城市政府有责任保障住房租赁市场的合理秩序,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功能,以市场方式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一是要认真落实住建部《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指导意见》,积极鼓励和引导国内外资金进入住房租赁市场,培育和发展服务规范、制度健全、能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住房租赁市场。由政府主导,推进租赁服务平台建设,大力发展住房租赁经营机构,完善公共租赁住房制度。二是结合云南民族地区城镇特点,鼓励和引导城镇居民利用自有住房向农民工出租。三是加强现有民间出租屋的管理和监督,建立完善的服务租赁信息;增加资金投入,改善居民出租房,特别是“城中村”出租房的环境,为农民工提供安全、卫生的房源;建立房屋租赁纠纷的调解和处理机制,确保房屋业主和租赁者双方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6、加强教育培训和就业指导,大力发展产业,拓展就业渠道

农民工住房问题,不能仅仅依靠保障性住房和用工企业来解决,核心问题是要提高农民工的收入水平,最终以市场的方式解决农民工住房问题。从云南省实际情况来说,大多数城镇没有支柱产业支撑,农民工缺少就业和创业机会。本地农民工大多数以打零工、季节工为主,收入不稳定,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想在城市买到房子是很困难的。在被抽样调查的农民工家庭中,家庭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占到42%,只有10%左右的农民工家庭平均月收入在2000元以上。如何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是当前需要着重予以解决的问题。各级政府须进一步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计划,加强对农民工的教育培训,鼓励农民工积极参与职业培训,提高技能,要千方百计促进农民工就业创业。依据城镇发展定位,大力发展服务业和中小微企业,开发适合农民工的就业岗位,增加就业机会。充分运用财政支持、创投引导、小额担保贷款和贴息、生产经营场地扶持等政策,支持、促进农民工在城镇自主创业,鼓励农民工回乡创业。

7、探索农村住宅与农民工住房政策的衔接

据调查,有大量的农民工举家进城务工,其在农村的住房长期无人居住,甚至部分房屋变成危房、倒塌房,而宅基地成了 “闲基地”,这无疑是土地和房产资源的极大浪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调查,11.4%的农民工愿意将其农村宅基地和房产置换为城里的住房,4.8%的人希望获得城镇户口、有偿放弃农村宅基地和房产。如何将农村闲置的宅基地以及住房“盘活”,帮助农民工降低在城市的购房成本,是实现农村住宅与农民工住房政策衔接的关键所在。云南省昆明市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昆明市对自愿放弃农村宅基地使用权进城购房的农民,根据所在区域的不同,每户给予1.5~2.5万元的一次性奖励 ;对“双放弃”(即放弃农村土地的承包权和农村宅基地的使用权)进城购买普通商品住房的农民,免收房产登记费、土地登记费,同时全额返还已征收的契税等,有效推进了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2014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提出要“完善宅基地权益保障和取得方式,探索农民住房保障在不同区域户有所居的多种实现形式”。云南省大理市是此次国家确定的33个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县之一,应抓住机遇,结合城镇一体化建设,积极探索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宅基地有偿使用、有偿退出、以及创新宅基地审批机制,在尊重农民意愿、切实维护农民利益的基础上,探索“以农村住宅换城市住房”的改革制度,鼓励农民有偿退出宅基地及住宅,进城购房安居,促进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化发展。

参考文献:

[1] 叶红.云南省农民工住房问题初探[J].中共云南省委党校学报,2011,(1)

[2] 刘梦琴、傅晨.城市农民工的住房问题与改革政策[J].城市观察,2013,(8)

[3] 罗应光.云南特色城镇化发展研究[D].昆明:云南大学,2012,6

[4] 李丹丹.云南城镇化率接近30%[N].昆明日报,2015-07-5

[5] 蔡键、包云娜、陈安然.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农民工住房保障研究[J].江汉学术,2015(4)

[6] 康海华.完善农民工住房保障政策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0,6

[7] 郭凯峰.云南省新型特色城镇化建设探讨[J].云南地理环境研究,2013(8)

[8] 马树华.关于鼓励有条件农民进城购房定居的调研[J].山东经济战略研究,2010(6)

[9] 刘菁、秦宏.中国探索盘活农村宅基地资产[N].中国信息报,2015-05-13

[10] 张应华.保障性住房高速发展期:问题凸显与机制选择[J].经济视角(下),2013,12

[11] 崔阳.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农民工保障房问题研究[D].山东财经大学, 2013,5

[12] 康海华.完善农民工住房保障政策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0,5

 

本刊创刊于1982年,是由自治区科技厅主管、自治区科技信息研究院主办,由自治区科技情报学会协办、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省级综合性科技刊物,是反映内蒙古自治区科技与经济发展的窗口。杂志入选《中国期刊全文数据(CJFD)》全文收录期刊和《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CAJCED)统计刊源期刊,《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本刊是公开发行的综合性科技期刊,为月刊,大16开本。本刊坚持以科技创新为目标,融科技、经济、信息、产业、市场为一体,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推动科技进步、加强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发展的专业性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