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信息
省级大型综合性科技类期刊
主管部门:自治区科技厅
主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信息研究院 
协办单位:自治区科学技术情报学会
编辑出版:科技期刊编译室
刊社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新城西街149号本刊杂志社
邮政编码:100010
电      话:0471-2536371

E-mail  :

nmgkjzz@vip.163.com 

网站地址:www.nmgkjzz.com


往期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往期杂志>详细介绍

建筑技术制度在设计过程中的控制与引导

时间:2016-10-27来源: 作者: 点击: 101次

友波

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摘要: 本文对建筑设计领域中的技术制度在技术发展过程中的控制与引导进行讨论,针对目前国内技术制度的现状,从技术管理、技术要求、技术评价等方面提出相关的应对战略与措施。

关键词: 建筑制度技术管理 技术要求 技术评价

 

目前,受能源危机的影响,建筑技术越来越受到国内建筑师的重视,不少建筑师在国外建筑技术的引进和传统建筑工艺的探源方面颇有建树,尤其在技术的具体应用措施及技术的表现层面上研究颇丰,然而对技术的社会属性——制度的关注却远远不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种对技术制度认识上的缺陷正严重制约着当前国内建筑技术在设计领域中的发展,在实践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建筑技术的发展品质不高。为此,本文对建筑设计领域中的技术制度在技术发展过程中的控制与引导进行讨论,并针对目前国内技术规范(标准)体系的现状,从技术管理、技术要求、技术评价等方面提出相关的应对战略与措施。

 

1我国传统建筑技术制度的主要特征及启示

1.1我国传统建筑技术制度的主要特征

古代各王朝在民间建筑实践的基础上编制了相应的官式技术规范,提出了一定的技术管理措施与技术要求,这些有点类似于现代的建筑技术法规,是正式的条文,代表着“官方的解释”。它们应用的主要对象为官式建筑,其特征是由官方制定、管理与监督,在全国范围内适用的关于建筑技术的做法、工料定额等的建筑法规。如唐代的《营缮令》、、宋代的《营造法式》、清代的《工部工程做法则例》等等。

民间的建筑技术制度主要指非官式的建筑技术制度,是非正式的、无法规制约的经验总结。它们类似于现代的一些标准或涉及技术内容的资料,在选用及操作上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它们在一定范围内被采纳,带有鲜明的地域与民族色彩,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如北宋的《木经》、明代的、《园冶》、清代的《扬州画舫录》、近世的《营造法原》等等。

官式与民间的建筑技术制度在技术的发展过程中具有很好的互补性。官式技术制度的“强制性”往往促进了特定技术标准的执行。它整合了民间各种地域性的技术规范,形成了统一的建筑式样、风格与价值,产生出特定的建筑符号,并加以法规性的限定,生成了覆盖全国的经典的建筑形式。民间技术制度的“自愿性”从另外一方面带来了我国建筑形式的多样化;保存了更多“因地制宜”的特点,是处于一种自然状态的标准,在没有提升为官式标准之前,更贴近于人们的日常生活。

 

1.2传统建筑技术制度的局限性

中国传统建筑的发展具有历史的特殊性,正如林徽因所言:“中国建筑为东方独立系统,数千年来,继承演变,流传极广大的区域。虽然在思想及生活上,中国曾多次受外来异族的影响,发生多少变异,而中国建筑直至成熟繁衍的后代,竟仍然保存着它固有的结构方法及布置规模;始终没有失掉它原始的面目,形成一个极特殊,极长寿,极体面的建筑系统”。中国传统建筑技术制度的超稳定性正是中国传统建筑长寿的根源之一。几千年来中国传统建筑保持着连续相继地发展,这说明了它的技术体系是极其优越且经得起任何冲击和考验的,而这种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技术体系却在清朝末年轰然倒塌,其发展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其一、由于受直观思维的影响,这些技术的“法式”、“做法”往往是经验型的,缺乏科学的理论支撑,因而其局限性也是比较突出的。 其二、作为传统建筑技术制度的主流,官式的建筑技术制度渐渐地由定型化走向程序化,后继者在“遵制法祖”的同时妨碍了建筑的创新,清朝末年甚至到了固步自封的状态。另一方面,国外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大举涌入,我们在被动移植国外技术体系的同时,又扼杀了民间传统建筑技术的良性发展。至此,我国传统建筑技术制度走向了崩溃,在以后的发展中,现代与传统之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断裂。

 

2国内外现行建筑技术制度体系的发展现状与分析

(一)、技术管理体制


 

在国外通行的技术管理体制中,技术法规是指由政府发布的强制执行的技术文件。标准是指由公认的机构核准(认证或认可)的、非强制执行的、供共同和反复使用的文件。技术法规一般只限于安全、卫生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要求,数量比较少,重点内容比较突出,因而执行起来也比较方便,基本能满足市场运行管理的需要,不会对市场的发展与技术的进步造成太多障碍。

我国现行建筑技术制度的管理体制的改革仍旧沿袭着过去“标准”的说法,是强制性与推荐性相结合的工程建设标准体制,这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实行的技术法规(Technical Regulations)与技术标准(Standard)相结合的管理体制有所区别。

现实中推荐性标准在很多技术与管理人员眼里变成了可执行或可不执行的标准,这种理解与其最初的涵义相去甚远。强制性标准数量多、内容杂,强制性条款和非强制性条款又混同存在,面对这种现实状况,建筑师了解和掌握规范的难度加大了,在设计过程中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必然大打折扣。

 

(二)、技术要求

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许多国家开始修改建筑技术规范,技术规范正在从原先规定具体材料、制品、技术为主的处方式(Prescriptive)技术规范向规定建筑物各部位的功能为主的性能化(Performance-based)技术规范转变,其内容从告诉技术人员如何按处方式技术规范去做,改变为告诉技术人员技术规范的最终要求(使用功能)是什么,至于如何实现功能,技术人员可以发挥自己的创造性。现行技术规范已经部分或全部实现性能化。这样,在满足规定性能的条件下,可以自由选择材料、制品,也可以采用本企业拿手的施工方法。可以说,性能化技术规范将带来建筑设计的新局面。

20世纪90年代后期,针对西方技术法规的发展状况,中国也开始加紧性能化设计方法的研究和性能化设计规范的制定。总的来说,由于起步较晚,中国的技术规范体系仍旧以处方式技术规范体系为主。建筑标准都毫无例外地规定以采用多年来使用的材料、制品、技术为前提,在设计阶段,设计说明书中要规定具体的材料、施工方法等,而对性能的要求所占比重很小,因此设计人员不能越雷池一步,施工单位不能采用替代工法,监理工程师也只能说 “按图纸和施工说明书施工”。正所谓相同的材料可以制出极不相同的佳肴和霓裳,规范中如果对技术细节规定得越细越死,就会限制建筑业的发展,成为技术发展的瓶颈。

 

(三)、技术管理机构

在技术法规与标准的制定机构方面,发达国家的技术标准大多是以协会、学会制定为主,且为自愿采用的标准,编制标准的经费主要来自出版、培训、会费等;这类标准建立在私人企业的竞争机制之上,在得到国家权威机构认可之前,实际上只是一种技术资料。由协会制定颁布的标准在政府正式采纳前仅属模式标准(模式规范使用法律用语,其它技术标准不必采用法律用语),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有在政府的某些州、县、市被认定或引用被认定的标准时,才能在其行政管辖区内具有法律效力,成为强制性标准,即当地的技术法规。政府只有权颁布自己修改后的条款,所采纳的协会标准由使用者向协会购买,标准的版权归协会而不归政府所有。政府机构除采用协会标准外,还根据当地的情况制定有关建筑监管条例,并监督实施,即政府是技术法规的执行者。

由于长期受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我国现行的工程建设标准管理体制始终没有摆脱过去几十年形成的传统模式,存在着管理机构职能交叉的问题,这就造成了标准内容交叉、重复、矛盾。这直接导致了我国现行技术标准体系发展的种种不适,出现了层次不清、时效性滞后等问题。一方面,地方标准或各专业标准为追求自身的完整性而过多地引用上一层标准;另一方面,上一层标准不能及时地对新技术、新材料、新工法做出反应,不能全面地指导下一层标准的制订,造成上下层级标准之间发生矛盾。在下层标准中,有时对同一标准划分过细,造成多种标准共存;有时受技术发展的限制,有些标准数量很少,造成各类标准在量上比例失衡。

 

(四)、技术评价体制

作为一种技术活动的游戏规则,技术制度少不了建筑建成与使用后的评价。在建筑的整个生命周期中,评价与其它设计阶段一起呈现出这样一种顺序:策划——设计——建造——投入使用——评价,这是一条完整的链,首尾相连,循环往复。技术评价是技术制度实施和运行的重要一环,不仅指导和检验建筑实践,也为建筑市场提供制约和规范。它针对建筑所有者、设计者和使用者,通过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以一定的程序对建成的建筑性能的优缺点进行评估,为技术的选择和检验提供衡量标尺。

我国建筑技术评价体系的建设还处于初期的研究阶段,缺乏实践经验,许多相关的技术研究领域还是空白。目前,我国现有的评价体系主要集中于房屋的设计、建造与竣工等领域,对建筑使用后的评价很稀少,且形式上以“验”而不“评”居多。近年来,有关部门围绕建筑节约能源和减少污染颁布了一些单项技术法规,仍然是杯水车薪,没有从根本上建立起系统的有效的技术评价制度体系。没有足够的评判标准,或评判标准滞后,不仅容易出现监管真空、技术管理无章可循的状况;又容易形成技术准入的门槛,阻碍新技术的发展,也不利于对传统技艺的传承

 

3“新”技术制度发展的策略及应对措施

3.1 技术制度发展的策略

(一)、树立传承与转换的发展思路

技术制度是技术活动能否顺利进行的保证,我国传统技术制度体系是古代建筑取得成就的重要保证。我国历史上出现了很多优美的建筑,但与之对应的技术制度的记述很少。大多数记述不是在专门的著作中,而需要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中去发掘。即使一些公认的专门著作,如宋朝的《营造法式》,在很大程度上像是一些操作规程,技术制度以隐性描述为主,有待后人去发掘和阐述。而正是这些隐性技术制度保证了传统建筑技术的传承与发展,使中国古代建筑独树一帜,傲立于世界建筑之林。自近现代以来,我国抛弃了这些传统,一直以借鉴、引用他国“先进的”的技术制度体系为主,其结果是技术制度的发展相对滞后,现代技术的整体水平不高。反观我国周边的许多国家,如印度、日本等,它们根据本国的现实情况,理性地分析与思考了本民族与地域的建筑,发展了有自身特色的建筑理论与技术制度体系,使其现代建筑跻身于世界先进建筑之林。可见,机械地运用他人的规则来约束自己,自己活动的自由与特色则无从谈起。

因此,我们需要对传统技术制度进行反思,将传统技术制度的“隐性”理论“显性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一方面借鉴与传承优秀的传统,另一方面分析清楚某些问题,避免重蹈覆辙。在此基础上,对西方先进的建筑技术制度进行有选择地取舍与转换,最终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技术制度体系。

(二)、积极制定适合本国国情的建筑技术规范体系

目前,我国应积极制定适合本国国情的技术标准,来保护本国的建筑行业,否则,一旦技术标准任由外国垄断,中国建筑技术的自主发展权就会受到极大限制和致命打击。同时,积极制定具有中国特色的技术规范体系,还有利于保护我国的传统建筑技术,为借鉴与传承建筑的民族与地区特色提供了技术保障。

如,受资质的困扰,我国的民间技艺一直缺少制度保证。许多代代相传的能工巧匠都是不识字的农民,所有的技艺都在“把墨师父”的脑子里。他们由于没有职称,被排除在建筑招标市场之外,许多传统技艺也因没有相应标准的认可而濒临灭绝。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可以深入到民间去,由相关的部门、企业准确挖掘出传统技艺的理念精神,总结成相关标准,然后由政府接纳成为国家标准,这样提出的标准能保证其科学性,使标准更符合要求。地域性建筑技术也存在类似情况,如草砖房、土坯房等公认的、自然的乡土建筑,因为缺少相应的技术规范,在实践中受到了很大程度的限制,这又进一步阻碍了这些技术的传承与创新。

 

3.2 应对措施

(一)、技术管理:建立技术法规与技术标准相结合的技术管理体制

目前,我国应加快制订工程建设行业领域的技术法规与标准,改造与完善我国建筑工程强制性条文的内容,而将强制性条文之外的其它强制性标准与推荐性标准逐步转化为国际上通行的自愿采用的标准,最终形成技术法规与技术标准相结合的技术管理体制

在技术规范的管理机构方面,我国需要根据市场经济与建筑技术发展的需要,改革技术规范的管理机构,避免因交叉管理而导致不同行业规范的冲突。技术规范体系应按专业建立,不涉及行业管理问题,尽量不再区分国家与行业标准,以便于实际操作。

 

(二)、技术要求: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性能化技术规范体系

外先进的技术规范条文简单,说明详细,条文只对一些重大技术问题作出原则性的规定,定量的技术指标不多,体现了外国对建筑实践的技术和文化层面的思考和研究。然而,我国国情不同,如建筑技术发展的整体水平不高、技术力量分布不均等,我们应根据实际情况,加快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性能化技术规范体系,而不能照搬国外各种所谓的先进模式。譬如,在我国一些欠发达地区,处方式技术规范仍是首选的方法,只有处理比较复杂的案例,特别是用处方式技术规范无法满足安全、经济或合理性等要求的时候,再采用性能化技术规范来帮助设计者优化设计,即处方式技术规范往往解决普遍性问题,性能化技术规范解决个案问题。

 

(三)、技术评价:完善技术的评估与标识制度,推进经济激励政策的实施

目前,一些设计非常好的“能量节余型住宅”,因为价格昂贵,卖得并不好;那些根据仿生学原理设计的具有气候适应性的建筑表皮也并没有大量推广。可见,在市场经济中,仅靠道德和良知似乎并不足以约束人们的行为。造成这种状况的最大障碍之一就是缺乏经济激励政策,没能运用价值规律作为节能的载体。因此,我国需要加紧研究各项激励政策,采取限制性政策和鼓励性政策并举的方式,将个体意识与法规相结合,促进技术优化发展。

其一、完善技术的评估与标识(认证)制度,控制建筑设计、建造以及运行的质量。评价体系提供可考核的方法、定额和框架,便于政府制定相关的政策和规范。它给设计师提供了一个全面客观的评价参照,建筑师应思考如何按照评价标准运用自己掌握的专业知识为客户节约。

其二、采取限制性政策和鼓励性政策并举的方式,引导今后建筑技术的发展方向。譬如,方式有:第一,征税;第二,通过行政许可手段不允许未达标的建筑投入使用;第三,对于超过国家标准的节能建筑,国家将予以减税,或给予贷款贴息、国家直接补贴等,通过这些激励方式,鼓励低能耗、超低能耗以及绿色建筑的发展,以引导今后建筑的发展方向。这样一来,好房子的价值就得以体现——它大大降低了后期的使用费。

 

总而言之,作为技术活动的游戏规则,建筑技术制度是建筑师在设计过程中所必须遵循的法则。在规则的制约下,建筑师不能躲在世外桃源中进行“纯净”的设计,必须面对规则,寻求人与规则的互动,而不能让规则成为人的桎梏。时代呼唤新的技术制度模型,对建筑师来说,它意味着技术理念的再一次更新。

 

 

 

友波

博士 高级建筑师江苏省土木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建筑师学会)专业委员

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综合三所所长

 

 

本刊创刊于1982年,是由自治区科技厅主管、自治区科技信息研究院主办,由自治区科技情报学会协办、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省级综合性科技刊物,是反映内蒙古自治区科技与经济发展的窗口。杂志入选《中国期刊全文数据(CJFD)》全文收录期刊和《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CAJCED)统计刊源期刊,《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本刊是公开发行的综合性科技期刊,为月刊,大16开本。本刊坚持以科技创新为目标,融科技、经济、信息、产业、市场为一体,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推动科技进步、加强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发展的专业性期刊。